开元棋牌返点_开元棋牌作弊吗_开元棋牌游戏赌场网 行业门户网站
开元棋牌游戏赌场
京津冀文化(此主栏目要求不显示)
唐尧故里在河北唐县
发布日期:2018-2-18


文化信息


唐 尧 故 里

在河北唐县


转摘:中国唐尧网

文章来源:唐尧文化研究文集 

发布时间:2017-10-24 17:15

      帝尧,姓伊祁,名放勋,史称唐尧,号陶唐氏。世人都知道唐尧是中华民族最敬仰的始祖之一,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的太平盛世,历代推崇的和谐社会——尧天瞬日;是中国儒家最尊崇的圣祖、民众的导师、帝王的典范,开创了我国最早成体系的观念形态文化、中华民族的源头文化——唐尧文化。但是,关于唐尧故里在河北唐县的事实,今人知者不多,很有必要撰文披露。


    唐尧诞生在今河北唐县一带

    关于唐尧的诞生地,《竹书纪年》曰:“母曰庆都,生于斗维之野,常有黄云覆其上。及长,观于三河,常有龙随之。一旦,龙负图而至,其文要曰:亦受天佑。眉八彩,须发长七尺二寸,面锐上丰下,足履翼宿。继而阴风四合,赤龙感之。孕十四月而生尧于丹陵。”这当然是古人按着天人感应、人权神授观点对历史事实的一种空灵演绎;但是,它也确实记述了一条古老信息——庆都生尧于丹陵。《帝王世纪》、《太平御览》等典籍也都有同样的记载:“庆都孕十四月而生尧于丹陵”。

    “丹陵”在哪里?北京王大有在《三皇五帝时代》中写道:“尧在今河北唐县建唐国(诸侯国)。唐县西上曲阳有丹丘山,山上有丹丘城,庆都生尧于丹丘(又名丹陵)。”《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曰:恒山之阳有丹丘城,“或曰,丹丘,恒山别名也。”笔者认为,以上这两条引文所指“丹丘”“丹陵”就是北岳恒山,即大茂山;史籍所说庆都生尧的“丹陵或丹丘”,指的是“名山(北岳恒山)山名代地名”的“地域名”,而不能理解为“尧诞生在恒山山上”。因为,记述唐尧出生最早的史书,距尧生活的年代近2000年,沧桑巨变,又没有唐尧时期的文字依据,只能根据传说记录地域名——历史名山恒山(丹陵、丹丘)一带。以此推断:古北岳恒山,古籍上往往曰“在上曲阳北”,即今唐县、阜平、涞源三县交界的大茂山,上古时期属冀州唐地;所以又可以说“尧出生在唐地”。“唐地”也是地域名,即今唐县一带,郭沫若主编《中国史稿地图集》之“黄河长江流域传说中的原始社会部落分布”图标为:“唐”、“帝尧陶唐氏1”。今河北唐县、望都、顺平、曲阳、定州、行唐、阜平、涞源等,都可能属于唐地。对此,《三皇五帝时代》又综述说——尧在今河北唐县建唐国(诸侯国)……在尧受封的唐地,北有尧山,南有都山,尧母庆都所居,登尧山见都山,故望都县以为名。尧山又名伊祁山,在完县西。望都南有祁州(今安国县)。这一带,当是陈锋氏女庆都生陶唐氏尧的故地,或说都是庆都、唐尧、丹朱等氏族居住过的地方,发祥的地方。

    至于唐尧的具体出生地,在今唐县一带也有不同说法。其中流传较广的是:“尧生于唐县与顺平县交界处伊祁山(尧山)上的尧母洞。伊祁山就是丹陵。”。近些年,唐县唐尧文化研究会的同志们开始认为:“尧生尧母洞”不合情理——因为,尧所处的龙山文化时期,并不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非常原始的茹毛饮血生活状况”,生产力已经发展到相当水平,已经有了木质房屋,有了纺织品、丝织物,我们的祖先已经告别了洞穴生活,普遍选择那些既防洪水、又防野兽侵害的高台平缓丘地聚居。尧母庆都及其氏族之所以选择在庆都山长期聚居,正是因为庆都山完全具备先人们生存的条件——“站在尧山望都山”,都山就像一条东西走向的巨龙横卧,南、西、北三面高山护佑,东端最高处的“龙头”昂首俯瞰广阔无垠的华北大平原,自古至今,当地一直俗称其“黑龙头”。山高仅百米,四周陡峭;山体较广阔,周长约6公里;山下平川上有河水环山流淌;山顶比较平坦,山凹处有泉水,夏天凉风习习,冬天几乎不结冰;植被丰盛,古柏参天。当年,陈锋氏庆都在如此优美的环境里生活,根本不可能跑到绝壁山崖上的山洞里去生孩子。笔者曾多次站在洞口向寻古探幽的记者、学者描述“尧母洞”是圣祖唐尧的诞生处。但后来越讲越心虚:站在洞口向下看,让人眼晕唏嘘:碎石烂渣直通几十米深的山底,光溜溜,没有树,连羊肠小道都看不见;我们每次都是绕到远远的地方攀着山崖慢慢接近山洞。即使四千多年前生态比现在好,但山体形状大概没有大的变化,尧母怎么会到这荒凉险峻的野洞里来分娩呢?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尧母洞”对面尖尖的圆锥型的像陵墓的小山就是“丹陵”。笔者认为,这种“体型”的小山体不具备先人居住生活的基本条件;同样,庆都也不可能在这个圆锥体上生儿育女。

    由此看来,唐尧诞生在尧母长居的庆都山倒比较合乎情理。

    近些年,在开发庆都山为唐尧文化园施工活动中,山顶上出土了一些仰韶文化时期的石镰、石斧,先人开凿的“石井”,生活遗迹草木灰坑。2006年,国家在南水北调中线水渠抢救性考古发掘时,单庆都山脚下就设了三处发掘点,而其中两处被确认为夏朝中期的“先商村落遗址”,出土了大批陶器、骨器、石器、小铜器、小玉器,发现了房址、灶台、墓坑、聚落外围壕沟、带柱洞圆形平底大坑,成为2006年全国“重要考古新发现”之一。又据保定青年学者王天峰最新考证,那个“具有聚落壕沟性质的长沟”发掘点所在的淑闾村,正是西周初期“周成王封弟唐叔虞于唐”之地;今“淑闾”就是当年“叔虞”谐音。还有,张建懿先生考证庆都山下的“北高昌就是‘高辛’,曾是帝喾古帝都”;张孝林老先生也考证“北高昌曾是帝喾都城,曾名‘孤邑’、‘庆都邑’、‘庆都城’”;笔者也考察证实庆都山下的“浊鹿山是唐尧西迁的出发地”。如此等等,进一步佐证了史籍的记载:庆都山确实是我们先祖庆都、唐尧的故居地、发祥地,它为子孙后代留下了大量遗存物和古老信息。  

    关于唐尧“姓伊祁”的得姓缘由,一说依出生之地伊祁山山名;一说依其母庆都寄于伊长儒家从母所居之地名;一说陈锋氏女庆都宗伊祁氏炎帝,尧从母家,姓伊祁。笔者较赞同后一种说法,因为它是从对上古时期产生中华民族的主要氏族的渊源考证得出的结论,史实性强。

    得名缘由,有人认为“因尧出生地庆都山下的‘放水河’而名‘放勋’”,笔者认为有道理。后人称放勋为“尧”,“尧”是放勋的谥号,大多认为是根据放勋功德之广大而给的“名号”。称尧为“陶唐氏”,是指唐尧的氏族号。笔者认为王大有《三皇五帝时代》分析得很精辟——放勋的母亲庆都是制陶能手,他从小耳濡目染,聪慧好学,成了以烧陶窑为业的半农半工的世家佼佼者。“尧”字古写“尧”,这个象形字的意思是,在突兀平台上叠放陶器土坯,然后在横穴陶窑中用火烧陶器(因而称放勋“尧”)。而放勋十五岁时被其兄帝挚封于唐地,以后又在这里娶散宜氏女女皇为妻繁衍生息,生子丹朱,有二女名娥皇、女英,又有庶子九人,逐渐成了望族“陶唐氏”。  

    至于为何称“唐尧”?当然有“尧封于唐地”的缘由,但是也绝非一些人的偏见“唐县人爱称唐尧”。最早的史书上多称“尧”、“帝尧”、“唐侯”、“唐帝”、“唐”、“陶唐”;后来,为了“与虞舜、夏禹、商汤、周文王名号一致,史籍中遂称尧为‘唐尧’。”(《中国大百科全书》语)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史称唐尧”。

    唐尧在今唐县受封唐侯建唐国

    唐尧在今唐县受封唐侯、建唐国(侯国),在我国史学界有广泛共识,也有大量的史籍记载。

    教育部原副部长臧伯平高度称赞的“你是把唐尧从天上拉到人间的第一人”的周长富,1982年在他的河北大学毕业论文《浅谈唐尧氏》一文中引用了众多典籍——《后汉书·郡国志》“唐县”条注:“尧封唐,尧山在北,唐水西入河,南有庆都山”。《水经注》:“滱水又东,经唐县故城,即尧封国之城”。《元和郡县图志》卷二十二:“唐县,即古唐侯国,尧初封于此,今定州北有故唐城,是尧所封也。”《元和志》:“定州北有唐故城,是尧所封也,其地在今县南旧小清河南。”《太平环宇记》:“唐县西北十里旧十八乡今十乡,本尧为唐侯国于此。汉为唐邑。”《舆地广记》“唐县”条:“尧为唐侯于此,汉属中山国。”《读史方舆纪要》卷十二“唐县·唐城”:“即今县,相传尧为唐侯时国于此。”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地图集》标明:“陶唐氏源在河北唐县,后迁到山西汾水流域。”徐旭升说:“我相信陶唐氏的故地应该是在今河北唐县、望都一带。”“现在唐县﹑望都以至于行唐县的得名,全与陶唐氏有关。”……而后,周长富得出结论:唐尧在唐县一带居住、封侯、建唐侯国。

王大有在唐县考察古唐国


    王大有的《三皇五帝时代》讲得更具体:尧在今河北唐县建唐国(诸侯国)。其领地还包括:少昊氏清阳裔族皋与陶唐氏联姻,因名皋陶,居于唐县东——今安国、安平、安新、安州、文安、安次、固安一带。唐县东清风店、清苑、青县、永清、武清、昌黎,也都是少昊清阳氏居邑。唐山、唐坊、唐海、丰台镇、丰润、丰南这一带,是陈锋氏庆都及其子裔陶唐氏的冀州东北部聚居区。尧之女娥皇、女英居今河北省涿鹿县保岱乡,这里是陶唐氏北界。今河北柏乡、隆尧、尧城,是尧子丹朱领地,是陶唐氏南界。唐侯尧在唐县西设“灵山”,立文祖庙;又在饶阳设祭天中心。——以上王大有关于唐国及其领地地域的考证,与许多史籍讲的唐侯国“北降幽都、南抚交趾、东西至日所出入”是一致的。保定年轻学者王天峰考察认为“交趾”就在滹沱河一带,而不是一些书上说的南岭越南一带的“交趾”。看来,王大有、王天峰的观点不仅一致,而且应该是符合历史的真实。

    以上典籍充分说明,今河北唐县就是史书广为记载的“唐”、“唐地”、“唐邑”、“唐侯国”、“古唐侯国”、“唐国”、“尧封之国”。四千多年后的今天,在唐县这片古老的唐尧大地上,还完好地保存着与唐尧有关的遗存物——元代“唐帝庙碑”,清代“古唐侯国碑”,庆都山上的“尧母泉”,青龙山(又名尧山)尧庙前的“古尧泉”(又名“尧池”、“唐池”、“尧井”),古唐侯国遗址(北店头乡封庄、宋庄、南、北城子村、东杨庄一带)上的五百多米城墙、尧母灵井,帝都故城的古城残墙、尧庙旧址、龙母巘(尧母巘),北洪城记载尧之子丹朱曾在此居住“下围棋以修身养性”而名“丹朱城”的明代碑;有《畿辅通志》、《清·唐县志》记载的唐尧晚年求贤拜许由出山的“寻贤处”磨岩山水云洞,有《搜神记》记述的药师偓佺“赐仙药予尧”之处赵家庄槐山及上面三四千年树龄的古槐,有遍布唐县山川名寺的开头语都书“尧封”的古碑;还有近年庆都山上出土的仰韶文化时期的石镰、石斧,先人开凿的“石井”及生活遗存物柴草灰坑,有庆都山下南水北调渠线发掘出的夏代古村落遗址、建筑物墙基“长沟”及“城市垃圾”。有为纪念唐尧而改名的山川——尧山、唐岩山、唐河、马溺河;有“尧封国之城”长古城及邻近的大白尧、小白尧(原名“拜尧”),有唐尧拜嘉禾途中溺水上岸处的“伏城”(原名“伏亭”)等村庄……都是对史书记载“唐尧在今唐县受封唐侯建唐国”的有力佐证。

    唐尧在今唐县称帝建帝都  

    对于唐尧在唐县建第一个帝都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笔者所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资助项目《中国古代地图集》中的“禹河之图”上面,明确标着“冀·尧都”位在太原之东太行山东侧,而没有标在一些人认为的“山西临汾平阳”。当代学者王大有先生在他的《三皇五帝时代》里,把尧在唐县建帝都的事情讲得具体生动——公元前2366年至2357年,是放勋兄帝挚执政微弱的几年,也是唐侯在唐地日渐德盛的几年。其时,酷热干旱到了极限,就是史书上记载的“尧时,十日并出,焦禾穑,杀草木,万物焦枯,民无所食”。实际上,十日并出是一种假日现象,一日真九日假,这是地球气温升高到极限产生的灾变天象。面对严重的天灾,唐侯尧一方面带领唐国臣民开渠挖井、引水灌田抗旱;一方面组织臣民因地制宜地发展生产,开展贸易;使唐国顺利度过了灾难,还出现了灾后的经济繁荣局面,为其他氏族部落所仰慕。而在此时,东夷族发生政乱,成批难民向唐侯国中心地域逃来;到东海求雨的陈锋氏女丑被东夷族十日炙杀,引发了内地陈锋氏族与东夷十日氏族间的战争。帝挚不能制止,唐侯尧尊众托去东夷征伐。唐侯尧在唐县灵山文祖庙祭祖后,与安国的皋陶部会合,与在柏乡、隆尧、尧城一带的丹朱部会合,率师众于饶阳告天、誓师,至山东德州与东夷天文大觋羿会合,统编为唐军。击杀了十日氏族,驱逐了帝挚的母系亲族,剪除了可与唐国抗争的东夷酋长长老,大获全胜。而且为了使人们永远记住这次胜利,把主战场菏泽与单县之间的两个地方命名为“定陶”(平定于陶)和“成武”(成功于武),把德州之南、临清之东、晏城之西、茌平之北缴获大风氏风伯的战场命名“高唐”和“武城”。唐尧在山东半岛和豫北冀南的决定性胜利,把唐侯国周边的骚乱平定下来,居住在太行山南麓的各氏族也纷纷归顺唐尧。又命羿尾追向良渚文化区域逃亡的东夷龙山文化氏族到洪泽湖、高邮湖之东,于太湖洞庭山杀修蛇部,使夷越氏族皆归服。唐尧班师回唐县,帝挚服其义,乃率群臣造唐而致禅;唐侯自知有天命,乃受帝禅,为天子,称帝,于公元前2357年践帝位,国号“唐”,在唐县建帝都。  

《中国古代地图集》之“禹河图”


    河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丘菊贤、杨乐晨着《中华都城要览》第五节《唐尧的都邑》,对“尧初都唐县”论证得最具体——“按《史记》的记载,承继帝喾登上部落联盟军事酋长地位治理中原的是帝挚。据《史记·正义》引《帝王纪》记载,帝挚是帝喾第四个妃子常仪所生,与三妃庆都子放勋(帝尧)是异母兄弟,因挚居长而接了班,在位九年毫无政绩,而封于唐(河北唐县)的尧颇有成绩,所以诸侯归之,挚只好让位,尧在封地唐受禅,唐成为帝尧的第一个都城。根据诸种古籍的记载,尧都有多处,包括唐(河北唐县)、幽(今北京)、涿鹿、陶(山东定陶)、雷泽(山东永济)、冀(山西河津一带)、平阳(山西临汾)、晋阳(山西太原)、首山(河南偃师)等地。这是古代都城经常搬迁的一个例证,不过可能好些是最高统治者出巡的驻地……我们认为,帝尧封于唐,把唐作为初都是理所当然的。但他担负的是治理天下重任,建都一事非平常之事,需要亲自去查看再做决定。故有河北、山东之行,其驻足地往往为史书所录,多错以为都。只有平阳方可称为尧都,它不光是尧居此时间长,影响大,且有史可证。宋郑樵《道志·五帝都》条有‘尧始都于唐,后徙晋阳,即位于平阳’”。

    那么,唐尧的第一个都城在唐县何处?《中华大字典》曰:“唐,地名,帝尧、夏禹所都之墟------即今直隶中山国唐县治。”此文所指“唐”“唐县治”,指的是唐县故城(今固城)。《大清一统志》曰:“唐县故城,在今唐县东北,汉治县。本尧所封国。春秋时北燕之邑也。春秋昭公十二年,齐高偃率师纳北燕伯于阳。《左传》:齐纳北燕伯于唐。杜预注:阳即唐,燕别邑。”《中国历史地名辞典》载:“阳邑,一作唐邑,在今河北唐县东北。”张孝林先生由此推断:唐尧第一帝都就是唐县故城。

    为了证明张孝林先生的论断,笔者偕唐尧文化研究会的同人曾多次到故城考察。唐县故城,后来讹传为“固城”,位于唐县县城东北12公里处,即今南、北固城村。直到今天,两个村里的七八十岁老人,都清楚地记得唐帝治所城墙的四至——北城墙在现在北故城村北,南城墙在现在的南故城村中间,XX家的房子压了东南角,XX家的院子占了东北角。据说是晋代村西北马耳山的洪水把城池冲成了两半,就是现在两个村中间的大深沟、大道。城墙都是夯土打成。历经几千年,雨水冲刷,自然剥蚀,再加上人们垫圈挖城墙的土,盖房占城墙作地基,现在要想看遗迹必须到人家儿院子里去找。胡玉芬家里的“尧井”十来年前还有水。现在,人们抱怨前辈们没有保护意识。遗址上现仅存东北角一段残城墙,夯层分明。村西北有地理丛书广为记载的历史名山尧山(顺平县称“伊祁山”),唐尧“北登尧山,南望庆都山”者,即此地也。尧山之阳有尧庙,尧庙建在龙母巘。清光绪《唐县志》对龙母巘记述得特别生动:“龙母巘,在县东北故城村。三面高山环绕,独出一原,阔十余亩,高数十丈,上建龙母宫故名。清流激湍,映带左右。树木葱茏,幽雅宜人。有八角琉璃台,台前檞树二株。南株空角,北株结子,俗谓之男公北母也。”笔者听村里的老年人讲:高台之上尧庙一侧,后来建了尧母庙,百姓常到庙前烧香求雨,“文俗异称”,“尧母庙”逐渐俗称“龙母庙”了,此高台也随着叫“龙母巘”了。

    2006年国家南水北调中线水渠抢救性文物发掘,在村东南出土大量“城市垃圾”,应该是故城作为都城的又一佐证。

   唐尧在今唐县开创唐尧文化

   据王大有在《三皇五帝时代》载:“自唐尧氏公元前2357年执政,149年无事”。所谓“无事”,是指没有发生大的自然灾害。所以,唐尧在今唐县践帝位后,乘“天赐良机”,集中精力开展了多年的政治、经济、文化建设——于灵山告天,立中天建木,示天下之中。择吉日,又东封泰山。制定爵位分封有功贤达——封羿为射正,总理兵权。任命羲氏、和氏两个宗族分掌大山纪历,于东西南北四灵山上设天文台,观测日月星辰,制定文祖连山历法,传《连山易》;制定年历,凡大年366日、小年365日,三年置一闰月,以正四时;使百姓耕种有所依,百官为政有所据。 又封契为司马,后稷为田畴农正,夔为乐工,皋陶为大理,共工为工正,垂为工师,伯夷为秩宗,伯益掌驱禽,鲧为水正,鹳兜、彭祖皆为侯伯。众功皆兴,九族亲睦,诸侯百姓合和,事理昭明。

    唐尧又分天下为九州: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雍州、梁州,各置州牧,总理州内各氏族。又根据各地物产建立了平准制度,确定各地纳税和朝贡的标准,使各地经济均衡发展。对州牧进行三年一考绩,五年一巡狩,行先帝之制。

    唐尧又改建木为谏木(又名诽谤木),立于道路十字路口,以表王者纳谏,又作指路标;立于王宫大门之前,谓“望君归”;立于大门之后,谓“望君出”。又置谏鼓,陈于王宫门前,敢有进谏者,可击鼓入宫堂,向尧面陈直谏。尧又有进善之旌,意在广开言路。

    唐尧存心于天下,加志于穷民,不敢瑶台九累,而居白屋,服大布,食粝饭菜粥,乘素车玄驹。他提出了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终日谦谦的人文精神;提出了以人为本、无私大公、天人合一、允执厥中的思想,开创了成体系的观念形态文化。他提出了以龙为象征的文化精神,完善了家庭与宗族的制度,推行远源和亲及与异姓和婚的风俗。命皋陶建立法律制度,规定了人伦关系的五种常礼,规定了政治身份关系的五种常规,建立了五种刑罚,制定了任用选择官员和推行教化的标准,还制定了五种爵位。在政治制度上,唐尧开创了任人唯贤的禅让制度。唐尧还巡狩行教,勤劳天下,周游五岳。于是,尧治天下,南抚交耻,北降幽都,东西至日所出入,莫不宾从。

    由此,唐尧在古唐国即今唐县一带开创了中华文明源头文化之一的唐尧文化。

   唐尧从唐县迁都山西

   关于唐尧西迁这一历史事件,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地图集》之“黄河长江流域传说中的原始社会部落分布”篇标得很清楚:在恒山东侧唐地,有“陶唐氏1帝尧”字样;在太原南侧,标有“陶唐氏2帝尧”字样,说明帝尧先在唐地,后在晋阳。这与前文所述《中华都城要览》、《三皇五帝时代》等专着的考证都是一致的,即“尧初都河北唐县,后迁山西晋阳”。

   帝尧西迁从唐地哪里出发?笔者认为,北高昌浊鹿山是也。唐县浊鹿山,位在北高昌村西,西北与庆都山连脉。上古时,北高昌曾是古帝都,唐尧为其母在此建城,后称“庆都邑”、“庆都城”;北距唐尧帝都唐邑(今故城)八九里地。其西侧的浊鹿山因地位优势而着名。众史籍记载:尧时,黄河泛滥,洪水北入滱水(唐河)、滹沱河,唐国遭遇水患,唐邑受到威胁,帝尧决定西迁。这时,唐地山前平原的今望都、安国、清苑、定州一带被洪水淹没,百姓纷纷西逃山区,各氏族往帝都附近的高台丘陵地带集结;尧母住在浊鹿山下庆都城,唐尧告别帝都故城后到浊鹿山接上母亲一起出发,是理所当然的。另有一些史籍,如《史记·五帝本纪正义》、《明一统志》、《方舆纪要》等都有“尧从涿鹿迁徙”的记载,虽然它们或者只知黄帝城的“涿鹿”,不知唐尧帝都附近的“浊鹿山”;或者因为古籍上“涿鹿”与“浊鹿”通用,使后人认识上产生了混淆;但是,它们也确确实实地佐证了“帝尧从唐地浊鹿山西迁”的远古历史信息。

   唐尧帝都被迫迁移是逐步的。据地方志记载,首先搬迁到唐地西部恒山之阳的平阳河畔(今阜平县平阳一带),不久又被恒山之水所毁。于是,他怀着恋恋不舍的沉痛心情,带领臣民和族众,浩浩荡荡,顺太行山东麓南下,过行唐(因从唐地南行而名“南行唐”,后改称“行唐”)、灵寿、平山,顺滹沱河折西到山西晋阳(即太原),在此建都。而后又顺汾水南下霍山、临汾。在唐尧氏族迁徙过程中,“族迁名随”,唐尧以旧居之名名其新邑,所以,河北有了“行唐”,山西晋阳、汾水河流域也有了“唐”、“唐国”、“唐城”等地名;到临汾后仍沿用唐地“平阳”帝都名。这就进一步说明——今山西汾水流域的许多地名,以及河南、山东、江苏等地的某些地名与河北唐县一带的古地名相同或雷同,其源头在唐县;都是陶唐氏族随唐尧大帝从古唐地出发迁徙到各地“名随帝王迁”而形成的地名。

   总之,正如明代以来的《唐县志》、《保定府志》、《畿辅通志》所言:“唐之命名,肇于上古,自尧国于此,其名乃显着。”这充分说明,“唐”之作为地名,早在唐尧之前就存在了,史籍上称为“唐地”。而正是唐尧在此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壮大做出了天才般的贡献,开创了中华文明源头之一的唐尧文化,才使“唐地”名声远扬;唐地(唐县)为中华民族哺育了唐尧这样一位智慧、勇敢、贤明、仁爱的上古君主,让中华民族更早地从蒙昧走向文明;所以,唐县是唐尧故里,是唐尧文化发祥地。(韩海山)


(2006年第一稿,首刊于《通路时代》杂志,2008年5月6日《唐尧文化》第22期重载。2012年再次修定。)

来源:唐尧文化研究文集

责任编辑:班静怡



 

推介最新文化资讯


走向文化艺术的国际品牌


主编:徐慧娟  


投稿  


信箱:3358656229@qq.com


电话:18931230158



学会网站二维码



下一条:唐尧文化与中华民族的兴盛[ 2018-2-21 ]